生命的转变

2013年10月3日,对某些人来说也许没什么特别,但对我而言是一个世界末日的日期。
回想起那世界末日的日期,确实带给我生命一个改变。有人说,信主后生活上或者生命里要经历一些起起落落,这样才能更实际的体会神的信实,也许是对的。但我觉得这个经历来的太早了。。。。。。

2013年10月3日这个日期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日子,真的犹如世界末日!因为这天早上六点左右,我母亲离开了我。也许你会觉得生离死别是正常事,我们应该坦然面对,但是,对于我来说母亲是我的全部。我是在一个单亲的家庭长大,从小时候到母亲离开那天,我生活的大小事丶开心或难过都有母亲的参与,所以这种失落心情是难以描述的。

10月2日晚上收到看护工人拨电话来说母亲心跳停了,医生正在抢救着。我马上驾着140公里时速的车飞驰去医院。当下看到母亲躺在病床上,医生和护士们推着仪器进去抢救母亲的刹那,犹如看TVB港剧那般的真实,我当下的心情似乎觉得这是开什么玩笑?上帝祢上个月才让我母亲成功做了手术,今天却要她承受这样的痛?祢不是空闲没事做吧?这时候,医生出来说妈妈的情况不是很乐观,要我通知家人。我当下有一种冲动想把医生狠狠的打一顿,通知家人?如何通知?我完全没有头绪,家人刚好在上午都出远门了。无论如何,好不容易联络上了,却不能第一时间赶回来,唯有硬着头皮撑到家人都回来。在这过程中,看见母亲身上的器官一一停止操作,医生也叫我要做好心理准备。当我把这消息告诉哥哥时,他却问了一个我从来没想过的问题,他说:“如果母亲真的离开了,我要把消息告诉谁?”。在这一刹那,我的信心给摧毁了。原来我一直深信上帝会让奇迹发生,但原来上帝并没有打算给我这份惊喜,反而要我接受母亲即将离世的事实。当下,我才知道我相信已久的上帝,没有听我的祷告,在这样的情况下只好崩溃痛哭,因为这是我当时唯一可以发泄心里不满的一个出口。

可能一般人会认为既然不能如你所愿那就顺服吧,也许上帝有他美好的旨意。的确,口说顺服有何难?但真正要做的时候,却是要经过很大的挣扎才能做到。当时我不能接受上帝的安排,也不愿意顺服祂的旨意,所以我选择了远离主,不听祂的话丶不祷告丶不寻求祂丶不踏入教会,完全和祂脱离联系,因为我接受不了母亲离开的事实。

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因为想念母亲每晚都不能安睡。有时想着想着就睡着了,有时想着想着就过了睡眠的时间而不睡了。有一天晚上,躺着赖床的时候,发生了一件奇妙的事。我似乎感到自己的灵魂出窍,看到躺在床上的自己。这时候有一个声音对我说:“这是你要的生活吗?这是你向往的吗?如果这是你要的,你就一直逃避下去吧。不然,你就要马上醒过来,回到教会,过一个正常基督徒的生活,做一个基督徒该做的事,你就会明白上帝在你身上的计划。” 我整个人就坐起来,在床上痛苦流泪。但我仍然在逃避,心想若是上帝要我回到教会,那就该由祂安排吧。感谢上帝回应了我的祷告,在经过多番的拖拉后,终于去了巴色会参加客语崇拜。我不能不再强调一件很棒的事,就是上帝的安排是无微不至的。因为到了家事报告时就听到李传道报告说:“如果我们当中有青年想参加青年小组的话,可以联络青年团团长。” 这句听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,可是上帝就把这一句话牢牢的打在我心上,也是经过拖拉一个礼拜后,逃避不过内心催促的我就打了给当时候的团长秀嫦姐。在电话的沟通之下,我就被安排参与每个星期五的其中一个小组,之后参加青少崇拜,现在参加早上华语崇拜。

在这两年多的日子里,无论是生活丶工作丶亲情丶友情或教会同工,都有喜有悲,但这一切都让我深深体会到上帝是真实的存在,并且让我感受到祂是那么的爱我,把我从埋怨和颓废的日子中拉出来。我逐渐了解上帝允许临到我们身上的苦难,必定是我们能力可以承受的范围内。只要相信上帝会为我们安排出口,祂的恩典远远超过你所想的。我也更明白上帝当初为什么不让奇迹发生,乃是要我学习[顺服]的功课,时时依靠祂,然后也带领我来到巴色会,成为这个大家庭的一份子。

─ 戴家琪姊妹